RSS订阅 | 匿名投稿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新闻 > 正文

中国拟为国企高管降薪 美媒称此举必将广受欢迎

作者:habao 来源: 日期:2016-2-24 15:36:44 人气: 标签:中国烟草总公司降薪

  参考消息网10月28日报道

  美媒称,中国反腐运动的下一项重大举措将剑指高管层。据知晓计划的官员说,领导人计划大幅降低中国大型国企高管们的薪酬,确保这些企业由真正忠于党的人管理。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月26日报道,由于中国对于精英阶层所享有的越来越不满,此举必将受到广泛欢迎,但也会与的另一个目标相冲突,即进一步推动这些大型企业以市场为导向。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位研究员说,先降低薪酬,然后让高管决定是做官,还是拿高薪,这就是的策略。

  在降薪即将实施之际,一些国企高管公开表示支持这项计划,同时说不担心员工士气的问题。私下里,一些高管正设法找到办法,避免担忧薪酬问题的管理人才大批离去。

  中国的几家大银行,比如交通银行,希望监管机构批准对员工实施与股份相关的薪酬计划。但为避免将高管的薪酬定得过高,预计不会很快作出这类调整,而且调整很可能也是有限的。

  中国的官员和经济学家说,国企在银行、能源、电信和其他关键领域占主导地位,而薪酬计划反映了对这些公司明显矛盾的做法。一方面,国企是机构。它们的老总由任命,而且有级别,有些是省部级。希望他们严格遵守党政命令。

  但国企也有商业目标,它们在国内受到广泛,被指挥霍浪费、盈利能力低。这项减薪方案就是在设法提升国企盈利能力之际出台的。

  一些官员和分析人士说,新的薪酬方案会损害企业的竞争力。

  据悉,中央计划削减大约100家国企多数高管的薪酬,这包括董事长、总裁以及这些职位的副职。中央还敦促地方也削减各自管辖的国企的高管薪酬。

  国企高管还将失去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健身卡等待遇。

  从根本上说,的目标是,通过将高管薪酬降到一个适度水平,建立一支对党忠诚的技术干部队伍,清除那些希望利用职务过上公司老板生活的人。不过,经济学家甚至还有一些参与这一方案的官员也说,这项行动有可能适得其反,不仅加大贪腐的动机,还会降低承担商业风险的动力。

  中国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说:“如果你是一名以商业为导向的首席执行官,如果你不能获得更高的薪酬,那还有什么拼命工作的动力呢?”

  :英媒:中国国企高管支持降薪 最多降60%

  延伸阅读英媒:中国国企高管支持降薪 最多降60%

  参考消息网10月13日报道

  外媒称,尽管所赚收入远低于国际同行,但中国大型国企的掌舵人对近来宣布的削减其收入的计划表示欢迎。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0月13日报道,“我们国家和国家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追求共同富裕,”中国最大炼油企业中石化(Sinopec)的董事长说,“如果国有企业的领导者想赚大钱,最好离开这个平台,跳出去别在这干。”

  2012年薪酬为86.3万元人民币(合14.1万美元),跟法国大型石油公司道达尔(Total)的马哲睿(Christophe de Margerie)的300多万美元相比微不足道。其他行业的高管薪酬差距甚至更大。中国四大国有银行之一中国银行(BoC)的行长去年薪酬为99.7万元人民币(合16.3万美元),还不到摩根大通(JPMorgan)杰米·戴蒙(Jamie Dimon)的2000万美元的1%。

  中国报道称,随着国企高管年薪不得高于90万元人民币,中国最大50家国企的领导人的薪酬将被降低至多60%。

  那些欢迎中国国家习此项举措的人表示,将国企高管与其国外同行进行对比是有性的,尤其是在那些受到、不受海外与民营企业竞争冲击的行业。

  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专家高明华说:“国企享受着的大量政策支持。”

  国企高管最好与本公司员工进行对比,他补充道:“中国如今的收入差距过大正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高管和员工之间收入差距必须要适度。如果太小,就会降低高管的积极性。如果太大,就会导致社会不稳定。”

  近来高明华联合撰写的一份调查报现,上市中资金融企业高管的薪酬是普通员工的50倍。

  (2014-10-13 11:00:00)

  :落马国企高管过半为一把手

  延伸阅读落马国企高管过半为一把手

  以来,国企成为反腐的主战场之一。记者梳理监察部网站案件通报发现,以来因各种违纪而落马的67名国企高管中,“一把手”达38人,落马者涉及石油、电力、通信多个行业,财务、招投标等成高发领域。

  作为国企的举措之一,近日,报道称《关于深化国有企业的指导意见》有望在年内出台,今后国企高管薪酬将采用差异化薪酬调控的办法,如何预防国企高管,有待关注。

  京华时报(微博)记者陈荞

  数据

  落马者38人为企业一把手

  网站案件查处一栏显示,2013年下半年至2014年2月,平均每月公布国企违纪干部数量为1-2例,今年3月以来,该数字显著增加,平均每月6-8起,个别月份甚至超过10起,如今年6月和8月,被调查及移送司法机关的国企高管人数分别为11人、10人。国企反腐的高压态势可见一斑。

  京华时报记者统计发现,以来,国企系统因各类违纪而“落马”的高管已有67人,其中担任所在公司或集团一把手职务的有38人,如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宋林等;担任副职的有25人,如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中国移动()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鲁向东,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原党组、副总经理徐敏杰等;其余4人虽非企业掌舵人,但也身居要职或“肥缺”,如福建省烟草公司原党组、纪检组长孙佳和,陕西有色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工程部部长、宝钛集团原技改办副主任李周岐等。

  落马者涉及油、煤、气、电、通信、金融、运输、军工等行业,仅油、煤、气、电四个基础能源领域的就达到17人,其中有7人在石油企业,4人在煤炭企业,5人在电力企业,1人在天然气企业。

  国企高管落马行业较多的还有建设投资领域为8人、传媒教育领域为8人、金融领域4人、通信领域3人,运输、盐业、钢铁及军工四个领域各有2人被调查。此外,烟草、冶金、有色光电等多个领域均有落马者。

  贪污数额百万到千万不等

  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方案》。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国企以薪酬作为突破口,这是可取的。现在很多国企负责人薪酬差别很大,有的五六十万元,有的上百万元,这和一线员工的收入拉开几十倍,引起社会强烈反响,也和社会主义旨发生了。

  2013年8月因卷入中石油窝案落马的中石油原副总经理、昆仑能源原董事长李华林,就曾被曝出其2012年薪酬总计为1094.7万元。

  尽管如此高薪,国企高管的违法行为屡屡发生。京华时报记者统计发现,落马的67名国企高管中,已有33人被移交司法机关,其中有29人已被查明有或挪用等贪腐行为。

  33名移交司法机关的人中,已公布的金额仅涉及9人,涉案额从数百万到数千万不等,低的如金融投资集团原党委王振坤,被检方利用职务之便受贿164.8万元,高的如今年被的青岛远洋运输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宋军,被控700多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000多万元。更多高管的贪腐情况目前尚未公布。

  公开数据显示,以前落马的国企高管中,有些人的涉案金额令人,比如2011年被判死缓的集团前董事长冯永明,一人就贪污了7.9亿元。

  《2011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指出,2011年落马的88个国企领导中,有56例初步查明或判决确认涉及贪腐,涉案金额总计19.9亿余元,每案平均涉案金额为3380.82万余元。

  方式

  财务招投标领域高发

  落马国企高管受审个案、审计及巡视结果等均显示,国企高管贪污利用手中的,在工程建设、招投标等过程中收受贿赂、暗箱操作。如广西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党委农晓文利用职务之便,在土地出让、容积率调整、项目规划设计审批等事项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785万元、美元2万元。

  财务环节的问题比较突出,一些国企干部通过虚增购销环节和费用、虚构承租人等方法贪污,或通过超标福利寻租的情况时有发生。原中国冶金科工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中冶首钢项目部总经理张哲英通过虚增工程项目的方式,向施工单位宝冶公司多支付了1192万元工程款,后提取其中800万元现金,项目部还以金形式向发放了2448.5万元。

  师范大学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课题组发布的《2012年中国企业家犯罪案例分析报告》也显示,2012年因犯罪“落马”的国企高管中,案件高发领域包括财务管理、招投标、融资、人事调整等。

  特点

  集体“窝案”增多

  国企高管的有一个显著特点:团伙,“窝案”增多,一个高管的往往带出一串人的。

  2013年8月底,两天内中石油4名高管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富均被宣布因违纪接受调查,其中,李华林上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不到一个月。而2013年9月1日,时任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也是中石油前掌门人的蒋洁敏落马,更成为以来首位落马的。

  今年6月26日,广州市检察院通报,19人因卷入“白云农工商系列窝案”而被立案调查,市国营联合公司原总经理张新华等人涉嫌利用国企改制转型,设立公司挪腾贪污国有资产2.84多亿元,金额打破了广州贪腐窝案纪录。

  国企窝案频发的背后,不仅有国企管理体制漏洞的原因,也有监管体制缺位的因素。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国企高管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国企系统的通常不是一个人的行为,这和体制有很大的关系。国企产权不是企业负责人的,监督成本极高,这使得国企领导人容易滋生。

  汪玉凯说,另一个原因则是垄断,一些国企通过垄断来获取巨额利润,如石油、石化、铁等,由于它是高度垄断,不是公平竞争,就容易导致一些国企高管出现,挥金如土。同时一些大型国企经营范围很广,很多业务都在国外,缺乏有效的监督体系,这也就使得这些年国企不断。

  反腐举措

  严查企业经营和用人

  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中央在国企系统的反腐力度明显加大。落马的67名国企高管中,有50多人是在今年宣布被调查。

  今年3月中下旬,中央纪委监察部公布新一轮机构结果,把国资委及央企单独切分出来,由第五纪检监察室负责,透出反腐指向国企的信号。随后4月18日,网站上公布的一份会议资料透露,国资委被确定为反腐查案的八个试点之一。

  今年以来,国资委密集召开反腐会议,提出要建设反腐防控体系,从体制机制等制度上推进人财物等重大决策运行的公开透明。4月,国资委还出台《关于贯彻落实〈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实施办法》,要求严查企业经营管理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用人等方面的问题。

  作为规范国企高管薪酬的另一举措,“降薪”无疑是近日的一个讨论热点,也是最受关注的举措之一。据报道,被称为国家版的国企总体方案—《关于深化国有企业的指导意见》有望在年内出台,该方案将与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的《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方案》相呼应。

  下一步,央企高管薪酬将采用差异化薪酬调控的办法,由、国资委等方面任命,拥有行政级别的央企高管,尤其是金融类央企高管,将会有较大幅度的降薪、限薪。有称,根据上述方案,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将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

  观点

  国企高管薪酬应区别对待

  高薪都难以实现养廉,以降薪为主要手段的薪酬制度,能否预防贪腐?汪玉凯说,这是制度设计问题,所以这次的方案也提出,要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

  他解释说,今后国企高管要走两条道,一个是从官员中过来的国企负责人,仍是国家公务员身份,是不应该也不能拿高薪的,这是国际惯例,另一个是通过招聘而来的职业经理人,可拿高薪,但跟业绩挂钩。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说,简单地降低国企高管薪酬,确实可能造成央企高管怠工或寻租等。他认为,对央企高管薪酬,不宜采取类似官员的整风方式,因为央企高管的激励水平对企业价值有重大影响。

  刘胜军与汪玉凯持有相同观点,认为国企高管的身份应该明晰化为“经理人”,不能停留在“既是官员又是企业家”的混沌状态。他同时认为,国企的目光不能局限于国企本身,对于央企而言,打破行政垄断所带来的竞争压力,可能比内部的体制突破更为有效和可行。

  (2014-09-15 06:37:52)

  :达沃斯热议国企高管降薪:有人鸣不平 有人称理解

  延伸阅读达沃斯热议国企高管降薪:有人鸣不平 有人称理解

  中新社天津9月11日电(记者 石岩)作为近日一个当仁不让的焦点,围绕国企高管降薪的争论毫无意外地“延烧”至本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部分外企高管对中国同行的“”表示同情,但以中石化老总为代表的“当事人”们尽管坦言对被降薪“谈不上高兴”,但仍旧对此举表示理解,并予支持。

  此前有报透露,《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方案》通过审批,根据该方案,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将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人民币。

  “如果减少(对高管)激励的话,可能会造才的流失,对任何的企业来说,人才都是基础。”美国铝业公司董事长KlausKleinfeld说,“如果有合资方怎么办?该如何确定薪酬?”

  Klaus Kleinfeld认为,如果国企高管的薪水过高,后者或将出于减税的目的把其收入的一部分转到其他领域。“这对社会也是一种回馈,也是好事。”Klaus Kleinfeld说。

  “(关于国企高管降薪的)问题是多方面、多层次的,其实应该有更细致具体的探讨。”Klaus Kleinfeld说。

  Klaus Kleinfeld的“吐槽”得到了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Mohammed H.AlMady的,他认为,单纯的减少薪酬“不会对国企高层产生很好的激励”。

  “高管的薪酬需要与很多因素挂钩,如公司职员的薪酬、效率等。”MohammedH.AlMady说。一个值得提及的背景是,MohammedH.AlMady所在的公司亦是沙特一家国有企业。

  相较于减少高管薪酬,Klaus Kleinfeld认为,要更关注于打造公平竞争的。“在一个公平的下(如金融),每一个人每一个公司都能够以平等透明的方式来获取到他们发展所需要的资本,否则这些资源就没法地流动。”Klaus Kleinfeld说。

  中国正在推进的国企,其目的之一就是要打造公平透明的市场,在看来,国企的核心在于解决好企业如何更加市场化和如何去行政化。

  但作为降薪“首当其冲”的对象,尽管笑称就个人而言,对降薪“不高兴”,但其观点却与前述两位国际同行有所不同。

  “从国家层面来看,(降薪)是应该做的。”说,中国有自己“特殊的国情”,即和职工才是国家的主人翁,如果国企职工与高管的收入差距过大,会影响队伍的积极性。“中国发展的目的是共同富裕,但在现实中,社会上收入差距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更应考虑发展让更多受益。”他说。

  以自己的职业生涯为例指出,并不是高管个人收入多,公司发展就能好。“高管的收入应与员工有个合适的比例。”他说。

  “在中国,国企高管的意义不在于赚钱。我把公司做大,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走到世界各地都能受到同行尊重,这是比收入更重要的。”说,“如果我们国有企业的领导者想赚大钱,最好离开这个平台,跳出去别在这干。”

  作者:石岩

推荐: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泰州谷歌推广优化公司